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頁 > 戰史 > 正文

晚清土客大械鬥死了百萬人,真相是什麼?慘不忍睹

2018-10-24 06:14:21 來源:網絡 浏覽: 評論: [ ]

  鹹豐四年(1854年),當曾國藩發表戰鬥檄文《讨粵匪檄》,号召天下讀書人共同抵制太平天國運動的時候,洪秀全早已攻下南京原文zhongte85805.cn

  這個來自廣東花縣的客家人,早期活動和傳教的地方,都是客家人聚集地。拜上帝會的核心成員,也以客家人為主。

  道光三十年(1850年),八月。廣西貴縣一個客家富戶,名叫溫亞玉,打算納已同土著漢人訂婚的一個壯族女子為妾,遭到土著漢人的反對。

  這件小事,引起了貴縣客家人與土著漢人間大規模的械鬥。

  客家人敗北後,房屋被土著漢人縱火燒掉。大約3000名無家可歸的客家人,幹脆加入了拜上帝會,尋求庇護,并成為金田村燎原之勢的重要火種。

  凝聚力強而習慣于武力自衛的客家人,在不斷的移民遷徙過程中,在與比鄰而居的土著的對峙中,自成一系,極易觸發暴力行為。

  洪秀全的太平天國運動,正是土客矛盾激化結出來的“奇葩”。可以說,太平天國運動是民間械鬥的升級版。

  與此同時,他的家鄉同胞卷入了一場曠日持久的血腥大械鬥。但在太平天國的“光環”下,這場戰争,被遺忘了。

  1

  鹹豐皇帝曾向福建布政使張集馨打聽民間械鬥的情形。以下是君臣的部分對話實錄。

  鹹豐帝:械鬥是何情形?

  張集馨:即戰國合縱連橫之意。大村住一族,同姓數千百家;小村住一族,同姓數十家及百餘家不等。大姓欺淩小姓,而小姓不甘被欺,糾數十莊小姓而與大族相鬥。

  鹹豐帝:地方官不往彈壓麼?

  張集馨:臣前過惠安時,見械鬥方起,部伍亦甚整齊。大姓紅旗,小姓白旗,槍炮刀矛,器械具備,聞金而進,見火而退。當其鬥酣時,官即禁谕,概不遵依。頗有父幫大姓,子幫小姓,互相擊鬥,絕不相顧者。

  鹹豐帝:殺傷後便當如何完結?

  張集馨:大姓如擊斃小姓二十命,小姓僅擊斃大姓十命,除相抵外,照數需索命價,互訟到官。官往查拿,早經逃逸……

  鹹豐帝:命價每名若幹?

  張集馨:聞雇主給屍親(死者家屬)三十洋元,于祠堂公所供一忠勇公牌位……

  這個江蘇儀征人還跟皇帝調侃,說這些民間械鬥的死難者“勇則有之,忠則未必也”。

  因為福建、廣東的械鬥傳統“聲名在外”,被任命到這些地方的官員,多少都有點頭大。

  清代不許官員在原籍任職,派到閩粵兩省的外地官員,因為語言障礙,很難真正融入當地的政治環境。

  當地大族一般也不會把外地來的地方官放在眼裡。

  粵東民情彪悍,惠州、潮州、嘉應三地最能打,也最敢打。地方官想在這三個地方征收錢糧,要募集一幫更能打、更不要命的人下鄉催收,否則一個子兒都收不上來。

  最離譜的是潮州府下的普甯縣,不要說收不到錢糧,就連官方的戶口登記系統都是癱瘓的,當地人處于政府壓根管不着的狀态。

  這麼彪悍的百姓,都是在宗族械鬥的傳統中練出來的。

  郭嵩焘代理廣東巡撫期間,發現粵東的風氣,已經影響到了廣府一帶,東莞、新安(現深圳市)諸縣,在彪悍鬥狠方面,跟潮、惠的風氣相當接近。這些縣的富家大族,自行營造土城,大量購買槍炮,幹啥呢?幹強搶豪奪的勾當,俨然地方一霸。

  離省城那麼近,派兵去抓捕,派的人少了,他們就公然拒捕,派的人多了,他們早已收到風聲,逃之夭夭。

  當時,在全國的軍事版圖上,潮勇跟湘勇、楚勇一樣,以強悍、能打死仗出名。在省内,東莞勇則與潮勇齊名,都相當強悍嗜殺。這其中,還有一支客勇。客勇也不是吃素的。

  鹹豐四年(1854年),在太平天國起義的影響下,廣東天地會發動了洪兵起義。

  洪兵的目标是“擒龍拿虎,劏羊拜佛上西天”。翻譯一下,就是拿下石龍、虎門(現均屬東莞)、廣州(俗稱羊城)、佛山,然後揮軍西進廣西原文zhongte85805.cn

  可以看出,洪兵的活動範圍集中在廣州及其周邊一帶。

  官府對付洪兵起義,倚仗的主要力量就是客勇。當時率官兵在新會、鶴山邊界抗擊洪兵隊伍的趙源英,對客勇打仗之英勇,印象深刻。

  趙源英的官兵中,有1000名鶴山的客家人。他說,這些客家人身裹舊棉胎,天氣很熱也不解下來,迎着敵人的炮火前沖,直到與對方肉搏,用刀相互砍斫,生性相當勇狠。

  2

  官府招募客勇對抗洪兵,是有深層次原因的。一個是,清廷正規軍無論是八旗、綠營,當時已經腐敗堕落到不堪重用。

  更重要的是,洪兵的參加者多是土民(珠三角本地居民),官府深知客家人與廣府人素有嫌隙,矛盾很大,所以想利用他們的對立情緒,激發客勇的戰鬥力。

  這一用心,蠻險惡的。

  不過,廣東土客之間的矛盾,也不是什麼秘密。後來,第二次鴉片戰争中,在攻打廣州城的時候,英國人一度就想利用客家人與廣府人的矛盾,打算從香港招募一支由200名客家人組成的特種部隊支援攻城。

  珠三角的土客矛盾,是由移民引起的。

  明朝晚期以來的人口增長趨勢,使人均土地占有率下降到了危險的臨界點。廣東的數據是,從1685年人均耕地27畝,降到1780年代後半期的人均兩畝多,進入19世紀後,更減少到不足兩畝。

  許多家庭必須應對這個殘酷的問題:要麼棄農從商,要麼移民遷徙。

  全家、全族乃至整個鄉裡前往外地,尋找可供耕地的土地,這種情況在閩粵兩省,時常發生。這樣,客人(新遷入者,即客家人)與土著(先遷入者,即廣府人)勢必産生資源的競争。這個過程,往往伴随着暴力的使用。

  在廣東省内,客家移民從東部的嘉應州、惠州府西遷,進入廣州府、肇慶府之後,與當地土著的矛盾和沖突,就此埋下了引線。

  廣府人早已占據了當地最好的資源,不僅在政治、經濟上壓迫新來的客家人,還在文化上歧視、醜化客家人。他們稱客家人為“匪”,為“賊”,或者給“客”字加上反犬旁,表示客家人野蠻、未進化。

  這裡有一個有意思的問題,關于語言的鄙視鍊。我們知道,中原人瞧不起南方人(包括廣府人),一個根本原因是語言不一樣,無法溝通,所以直接嘲笑南方方言是“南蠻鴃舌”。結果,作為被嘲笑的對象,廣府人竟然把這個詞撿起來,用到了處于鄙視鍊更底端的客家人身上。

  别人嘲笑我的,我将轉嫁到别人身上。人群的優越感,往往通過這種鄙視鍊來傳遞。

  土客雙方最終釀成械鬥,表面原因大多正是因為語言溝通而起,故而也被稱為“分聲械鬥”。

  處于鄙視鍊底部的人群,從來不會甘願受鄙視。所以,面對中原人“鳥語”的嘲笑,廣府人的回應是:我們才是中原古音。同樣的,面對廣府人“鳥語”的嘲笑,客家人的回應是:你們也配?我們才是真正的中原古音。

  這正是:别人用正統打擊我,我就建構一套正統反擊他。

  但是,語言分歧還不能算是土客械鬥的根本原因,經濟和制度原因才是。

  客家人為争奪墳山、墓穴,而引發的民間械鬥,在閩粵兩省的發生頻率,就跟在東北見到“你瞅啥”“瞅你咋滴”之類的罵架一樣普遍。

  客家人為什麼如此熱衷于争奪墳地?其實,從制度上就可以作出合理的解釋。

  清代律例對客民在移居地落戶,作出了極其嚴苛的規定。嚴苛到要求客民須在該地居住20年以上,且須置有田産、廬墓,才能夠申請落籍。

  客家人為了獲得法定身份的認可,于是一方面努力積累經濟實力,購置田産,另一方面還必須謀求墓葬之地。

  跟現在一樣,戶籍不僅是合法身份的象征,還是謀求向上流動的必要條件。

  最關鍵的,就是學額(府縣生員錄取的名額)分配。因為土客學額之争,使得雙方的士紳都抛棄修養,直接成為械鬥中的帶頭人曆+史+網

  客家人謝元位,原籍嘉應,乾隆十一年(1746年)起攜眷寄居高明縣,置有田産。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他的兒子謝國佐,以寄居滿20年,申請在高明縣參加科舉。

  結果,土著生員譚瑛等人極力阻撓。高明知縣因此批複稱,謝國佐有原籍,應回原籍考試。

  謝國佐不滿,告到省裡,得到的還是同樣的結果。

  一直到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整整十年,謝國佐仍不死心,一直在為學籍之事上訪。盡管清朝律例明确規定了落籍、學額等條件,謝國佐認為自己的條件完全符合規定,但在地方勢力的幹預下,他的執着,如泥牛入海。

  在這期間,高明土著士紳也沒閑着。他們也在一路控告謝國佐等客籍生員冒籍捐官的問題。

  雙方控訴往來,最後以土著的勝利告終。

  客家人争取入籍與學額之路,異常艱辛,由此可見一斑。

  一直到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在一些客家人集中的縣州,政府才準許另編客籍,單獨給予一定的生童名額。盡管名額很少,限制頗多,但客家人在科場上總算有了一席之地。

  發出《讨粵匪檄》的曾國藩,早年考科舉,經常抱怨自己沒天分。如果他是一個客家人,他或許連抱怨天分的資格都沒有,他要先抱怨制度不公平。

  3

  從清初算起,經過100多年、五六代人的隐忍抗争,到道光、鹹豐時期,廣東中西部的客家人已經不像他們初來乍到那會兒,滿足于蝸居窮鄉僻壤,做佃農幫傭。

  一些家族開始“反客為主”。

  這些發展起來的客家人為了取得廣府人的田地,引誘土民子弟參與賭博,通過借貸給他們,最終讓他們以割讓田地來償清巨額高利貸。

  廣府人壓迫客家人,這麼多年,壓迫習慣了,突然面對客家人的經濟崛起,沒有羨慕,隻有恨。客家人則一直不習慣被壓迫的日子,總在尋求機會“反客為主”。雙方的矛盾沖突日益尖銳。

  鹹豐四年的洪兵起義,給客家人送來了複仇的“機會”,也最終将一場曠日持久的土客大械鬥推向了曆史的前台。

  最愛君前面講過,廣東官府因為正規軍戰鬥力不行,于是通過招募客勇剿匪。這些客勇殺紅了眼,最後假公濟私,開始有意識地報複廣府人。

  鶴山、開平等地的客勇最早偏離了幫助政府鎮壓洪兵的軌道,将矛頭對準日常生活中的“仇人”——廣府人。他們任意指認土著居民為洪兵成員,肆意屠殺,然後占據其田地、墳山。

  其中,打殺廣府人最落力的是武舉人出身的客紳馬從龍。他請得兩廣總督葉名琛的準許,以帶領客勇清剿洪兵餘孽為名,誣蔑土著為匪黨,肆行殺戮,使得這股報複土著的仇殺之風,蔓延至廣東多個縣。

推薦閱讀:二戰時阿波丸号究竟帶了什麼?日本兵集體自殺,保護一個秘密

  這場土客大械鬥,從鹹豐四年(1854年)開始,持續到同治六年(1867年),長達13年。有學者估計,在這場械鬥中,雙方的傷亡達五六十萬,即每年四五萬或每天在100—150人左右。

  這是一個偏保守的數據。根據廣東地方文獻記載,這場大械鬥的死亡人數當在百萬級别。民國《赤溪縣志》記載此事說:“仇殺十四年,屠戮百餘萬,焚毀數千村,蔓延六七邑。”

  根據曆史學者劉平的研究,土客大械鬥的波及範圍應該在珠江西岸的17個縣,包括鶴山、開平、恩平、新甯、新興、陽春、陽江、高要、高明等等。

  史載,當時土客雙方的日常生活已經進入軍事化狀态,“士農習戰,人皆帶劍,戶盡佩刀,巨炮洋槍,視為故物,碉樓寨栅,俨若長城”。

  客家人訴諸暴力,廣府人也不是省油的燈。

  在周圍各縣土客械鬥戰火燒了兩年之後,鹹豐六年(1856年),新甯縣土紳李維屏等人聯絡開平、恩平兩地土紳,圖謀共同“滅客”。為了取得廣大土著的支持,這些土紳極力宣傳客勇仇殺土民的行徑,土民為求自保,紛紛響應,采取武力對抗客民。

  于是,廣府人用紅旗,客家人用白旗,分旗列陣,互相動員,雙方的血腥殘殺在一片紅白之間,漸漸失去了邊界。

  械鬥最激烈的時候,雙方都采取“鏟村”政策原文zhongte85805.cn。就是說,聚集武裝,血戰到底,摧毀對方的村莊,搶掠婦女财物,最後一把火把村子燒了。被害的一方則重新聚集力量,殺回來進行報複。如此往返,死的死,逃的逃,田園大片荒廢,村落成為廢墟。

  新甯東路的赤溪一帶,客家人與本地人向來相處和睦。鹹豐六年(1856年)四月,客民知道械鬥不可避免,但為了維持和平局面,還是努力通過土民士紳,在一座廟内歃血會盟。土客雙方立下毒誓:誰先開啟戰端,誰就遭滅族天譴!

  然而,再毒的誓言也擋不住理性的喪失。僅僅一個月後,廣府土著在赤溪一個叫火燒寮的地方先動手,殺死一名客家人。

  戰端開啟,遂不可收拾。赤溪三面環海,北面又是廣府人聚集地,客家人無路可逃,隻能應戰。這一戰,就是整整11年。

  最慘不忍睹的一次,是河洲村的械鬥。廣府人雇請匪勇分路來攻,客紳鐘毓靈率壯丁抵禦,立寨固守。鐘還約請周邊客村聯合設防。但終歸抵擋不住土民的強大攻勢,此戰,河洲村男女死了數百人,領導者鐘毓靈則被擄到新甯縣城進行肢解,土民争啖其肉,慘不忍睹。

  鹹豐七年(1857年)正月,新甯縣内許多客村相繼淪陷,成千上萬的客家人隻好趁夜西遷。其中一路西遷的客家人在淩晨時分,遭遇廣府人伏擊。突然鑼聲四起,廣府人分頭截殺,客家人驚慌四散,最終遇害者高達4000餘人。這是土客互鬥以來,客家人被殺最多、最慘的一次。

  這次遭遇戰給客家人留下難以磨滅的慘痛回憶。客家人認為,當天因為扶老攜幼西遷,行程緩慢,加上沿途經常有嬰兒啼哭,這才被廣府土著察覺并連夜糾衆截殺。

  此次教訓之後,客家人凡是攜眷遷徙,途徑土民聚集地,都要用棉花塞住小孩的嘴,或用鴉片煙膏塗口,讓小孩醉而不啼,但因此悶死的小孩不在少數。

  客家人的另一次大厄運同樣發生在遷徙途中。當時新甯西路的客家人富戶迫于原居住地被廣府人占領,集體乘船遷往曹沖、赤溪。不料,出海即遭遇海盜,被劫去金銀20餘萬,男女被殺及封閉船艙内悶死者達2000餘人。

  客家人在遷徙過程中,除被殺戮外,年輕男子還被廣府土著擄掠,運到澳門,再轉賣往秘魯、古巴作苦力,俗稱“賣豬仔”。土客大械鬥期間,被土民擄賣的客家人,人數大約兩三萬。

  客家人損失慘重,但廣府人也付出沉重代價。史料記載,當時“凡土客互鬥地方,皆白骨遍野,骷髅成堆”。

  4

  總體而言,因為人多勢衆,廣府人在械鬥中相較客家人占有軍事優勢。但這還不夠,廣府人利用政治優勢,不斷向上控告,由縣到府,到省,再到北京。

  他們的控告實際上懷有強烈的私心,不是要官方派人客觀調解土客雙方的矛盾,而是單方面請求官方派兵驅逐、彈壓客家人。

  廣府士紳的“上訪”起初并未引起重視。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洪兵初期,參加者多是廣府人,官方決定招募客勇讨賊,所以不可能站到廣府人一邊;二是太平天國、第二次鴉片戰争等不良大局,拖住了政府的心力,土客械鬥被當作民間私事冷處理。

  同治四年(1865年),廣東恩平舉人馮典夔到京上訪(即“京控”),指稱客家人自倡亂以來,前後殺廣府土著十餘萬,焚毀村莊、劫掠婦女不可勝計,要求朝廷出兵平定“客匪”。

  當時的廣東代省長(署廣東巡撫)郭嵩焘對馮典夔的控詞提出辯駁,客觀地指出土客雙方經年累月的大械鬥,根本沒有正義與非正義可言,也沒有是非曲直可論,而且雙方互相擄殺,傷亡都很大,各至數十萬人。

  郭嵩焘說,在大械鬥中,土客兩方都不可理喻,都無比殘忍。“客民殘殺土民,掘毀墳墓,洗蕩村莊而以為固然;土民殘殺客民,屠滅種類,霸占田産而亦以為固然。”

  總之,雙方都徹底失去理性,應各打五十大闆。郭嵩焘強調,切不可光聽廣府人的一面之詞。

  朝廷吸納了郭嵩焘的意見,專門發文強調,處理土客沖突,要一體同仁,應該“分良莠”而不是“分土客”8_8_8_8_4_4_0_0_c_o_m

  但在實際執行中,政策還是變了形。官方态度明顯偏向廣府人,批準廣府人建立團練,剿辦“客匪”。政府也不時派遣軍隊客家人。果然是,會哭的孩子有奶喝。

  等到曾國藩滅了太平天國,洪秀全去見了上帝之後,大局逐漸安穩下來,官府才有心力去應付廣東的土客大械鬥。

  一個隐秘的原因是,帝國統治者也害怕,遷延日久的土客械鬥發生性質演變,由民間互鬥變成舉旗叛亂,再生出一個太平天國,那大清剩下的半條命就要徹底搭上了。

  接替郭嵩焘出任廣東巡撫的蔣益澧,莅任之初,就定下剿辦“客匪”的政策。

  蔣益澧是湖南人,左宗棠的親信。他調來數萬湘勇,用于剿辦“客匪”。但在實戰中,這些大名鼎鼎的湘勇,對陣客勇并未嘗到甜頭,反倒時常吃敗仗。

  原因很簡單,客家人久經戰鬥,視死如歸,又恨官兵不察客情,助土為虐,所以打起仗來尤為勇猛。

  廣府人對官軍也時常不領情。他們不時會伏擊官軍與客民。潮州總兵卓興一路護送投誠的客家人,行至恩平之唐勞一帶,恩平、開平等縣的廣府土著沿路擄殺客家人400餘名,還劫殺護送的官軍,進攻官軍營盤。此事令卓興大為惱火。

  廣東,被稱為中國最能打的省份,從土客雙方對待官兵的态度和戰績,可以知道這個稱号不是蓋的。長期的暴力械鬥傳統,實際上使廣東民間形成孔飛力所說的“地方軍事化”。他們有膽量,也有能量抗衡官方勢力,一旦他們認定官方不能遂其願的時候。

  在剿辦“客匪”時,蔣益澧使用一種叫天花炮的炮彈,一旦落地炸裂,十丈之内,房屋倒塌,全無活物。

  不過,客家人很快觀察發現,這種炮彈由火線引爆,從墜地到爆炸,有個時間差。于是婦女兒童每次看到炮彈射落,争先跑上去,摘去火線,将炮彈交給客勇指揮者。

  聽到消息後,估計蔣益澧整個人都黑線了。

  這也促使蔣益澧産生了從剿到撫的思想轉變。據說,蔣益澧在巡營時曾登上山頂,望見客家人的堡壘内,男耕女織,兒童讀書,井然有序,恍然大悟客家人非賊,他們隻是守死自衛而已。

  客紳頭目此時也沖到軍營,面谒蔣益澧,表示願意放下武器,擁抱和平。蔣益澧大為感動,即刻轉向促使土客息鬥和好的路線。

  同治六年(1867年)四月,一批客家人前往廣府人的地盤内掃墓。

  過去的十餘年間,土客雙方互有攻占,導緻廣府人有祖墳落在了客家人占有區内,客家人也有祖墳落在廣府人占有區内。蔣益澧促進土客聯和的第一招,就蠻打動人。他谕令土客紳民不得阻攔客家人或廣府人互相入境掃墓,尤其應當妥當保衛對方的祖墳。

  早已厭戰的土客雙方,此時内心的憤怒被短暫軟化。

  作為土客議和的一個主要成果,官方将客家人相對集中的新甯赤溪單獨設廳,聽任客家人遷入。民國元年(1912年),赤溪廳改赤溪縣。

  持續了13年的血腥大械鬥,落下帷幕。但它在土客雙方的集體記憶中,都烙下了深深的印記。此後,一旦陷入現實的口角,廣府人和客家人就會輕易調動曆史的仇恨,再次撕裂那個表面已經愈合的傷口。

  郭嵩焘曾近距離目睹那場血腥大械鬥,他為此反複哀歎道:“劫運生于人心,人心知悔則劫運立消,人心交相為構則劫運滋烈。”

  但願我們的,可以以更文明的方式,調解彼此的争端,永遠不要陷入殘暴而非理性的纏鬥。永遠!

小編推薦:
>>> 宋太宗當衆強寵小周後 竟還讓畫工當場作畫!
>>> 關盼盼是我國大唐的有名歌妓,可當時白居易為何要逼死關盼盼?
>>> 劉邦大殺功臣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 埃及豔後的故事有哪些?揭秘埃及豔後傳奇的一生
>>> 朱希忠不是王室成員,為什麼張居正為何給朱希忠封王?

通過鍵盤前後鍵←→可實現翻頁閱讀
0% (0)
0% (0)
文章來源網絡,版權歸屬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傳閱太多無從查證。本站為公益性非盈利網站,在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是為傳播更多的信息,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如果本網轉載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權、名益權等問題,請盡快與我們聯系,我們将第一時間處理!

我要評論

評論 ( 0 條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曆史網立場。
最新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做評論第一人吧!
  • 本命年不順怎麼辦?本命年不順應該怎麼化解?

    其實很多人常常都會抱怨本命年的運勢不順,且民俗中也經常說“本命年犯太歲,太歲當頭坐,無喜必有禍”,可見本命年裡運勢不順是有依據的,至少很多人都這樣認為,才會有這種民謠的存在,而本命年不順也确實是困擾着很多人的一件事,那麼本命年真的不順怎麼辦?不妨看看相關文章是這麼說的吧!本命年真的不順怎麼辦?什麼是本命年?所謂的本命年就是自己的屬相與流年的年支相同。在漢族傳統習俗中,本命年常常被認為是一個不吉利的

  • 清明養生須知:吃什麼菜喝什麼粥能預防疾病?

    在清明節氣的時候吃啥比較好?其實在不同的節氣裡都是吃不同的菜的哦,吃時令菜其實也是對身體都是會有着很好的幫助的,一起來看看清明節氣适合吃什麼菜吧。清明節氣适合吃什麼菜:1、吃苦菜在清明節氣的時候也是很多人喜歡吃苦菜,而對于苦菜其實就是我們所說的苣菜哦,而對于苦菜其實就是有着很直接的屬性就是味苦性寒,而且吃苦菜最好的效果就是可以有着清熱涼血,又是可以有着解毒和消腫排膿的效果來的。所以在清明節氣吃一些

  • 海鷗從不是一個善類,99%的鲸魚都被海鷗攻擊過

    海鷗在人們眼中都是比較親近的動物,在一些遠航的畫面中,我們時常看到海鷗的蹤影。可誰曾想到,海鷗是海洋中的隐形殺手,一名男子在阿根廷瓦爾德斯半島海岸附近發現了令人驚訝的一幕,海鷗飛到一隻鲸魚的上方,之後落了下去。一切都顯得平淡無奇,就像一些鳥類會落在鳄魚身上那樣,共生關系作用下雙方都挺和諧,但海鷗則不是這樣。海洋學家發現它們的行為在攻擊這頭鲸魚,尤其是在海面呼吸狀态的鲸魚。海鷗落在鲸魚皮膚上時,開始

  • 名将歐陽纥妻子被白猿拐走,生下一個孩子

    南朝梁大同年末,平南将軍蔺欽征讨桂林,他手下的名将歐陽纥打到了長樂,并将那裡的所有洞主都給服化了。而歐陽纥的妻子相當漂亮,當地的土著人勸他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妻子,因為此地有個“白衣神靈”專門偷獵人家的貌美女子。歐陽纥剛開始不以為然,後來聽說有不少的年輕少女就這樣平白無故地消失了,這時才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他就把自己的妻子關在密室裡,在裡面安排了十幾個婢女伺候,而且密室外還安排了幾十個士兵看守。誰知

  • 香港十大奇案之一:屯門色魔案引發的靈異事件

    屯門色魔案是香港案件上繼雨夜屠夫林過雲後最廣為人知的一個人。兇手本名林國偉,曾經在香港新界屯門區犯下強奸、搶劫和謀殺,在香港90年代轟動一時。想要了解更多有關屯門色魔案的内容嗎?下面祥安閣就為你介紹有關屯門色魔案的相關文章。香港十大奇案之一:屯門色魔案[案件]1992年4月24日淩晨3時許,當時僅21歲、住在屯門大興邨的林國偉,在屯門公路上喝着啤酒駕車,此時一輛的士在他車旁掠過,的士内一名夜歸少女

  • 辟谷原理:神秘辟谷之術十年不吃飯也能活嗎

    大家聽說過“辟谷之術”嗎?而對于在古代的道家,也是經常用“辟谷之術”來修行,而據傳道,在曆史上的張三豐在67歲的時候進行辟谷三年後終創太極,而辟谷之術真的那麼神奇?另一說法,說辟谷之術可以讓人十年都不用吃飯,照樣好好的活着,一起來看看辟谷養生術可以十年不吃飯也能活?到底如何吧。中國神秘辟谷之術十年不吃飯也能活嗎練過氣功的人一定會知道“辟谷食氣”的說法,“辟谷”是不吃東西,“食氣”是說練功,大意是練

  • 揭秘:臉上哪個位置的痣不好?

    其實從痣相去看,對于在臉上基本上行都是會沒有好的痣的,而且對于女人從臉上長痣都是會直接會有着不好的位置代表着,從面相學上去看的話,其實對于臉上的痣哪些才是會有着影響到人的命運的呢?從這點裡去看,那麼在這方面裡都是會有着這樣的說法和影響,一些的痣都是很直接的會影響到了克夫的嚴重性的,對自己的婚姻更加的會有着不好的影響起來。相關的關于臉上什麼位置的痣不好的内容到底如何?下面一起來看看關于臉上什麼位置的

  • 喂豬女被太監接進皇宮,皇帝賞了一筆錢就把她趕走了

    明朝皇帝多奇葩,有的喜歡做木工,有的甚至幾十年不上朝等等。其實明朝的這位開國皇帝,也有一個癖好,就是非常喜歡微服私訪。在他微服私訪期間,也發生了很多趣事,今天我們就來說一下有一位喂豬的女子引發的趣事吧!朱元璋出生于一個貧民之家,當時元朝統治者暴政,使得民不聊生。朱元璋小時候甚至吃不飽飯,無奈出家為僧,以求填飽肚子。但是朱元璋卻不是一個甘于平凡的人,他抓住了機會,開始投軍抗元。也是他的運氣好,在他的

  • 醫生一罷工,病人死亡率竟然下降,這真不是個笑話

    真希望這是笑話,但确實這不是笑話!醫生一罷工,全國死亡率下降50%!!1976年哥倫比亞的堡高塔市的醫生罷工52天,出現了一個被稱為“不尋常的副作用”:就是當地死亡率下降了35%。同年,在美國洛杉矶,當醫生對醫療事故保險漲價不滿而罷工示威時,全市病人死亡率下降了18%。1973年,以色列全國醫生大罷工。為期長達一個月,根據耶路撒冷埋葬協會的統計指出,該月的全國死亡人數下降了50%。十年後,1983

  • 太監結婚後對妻子有什麼要求?生活也是很慘

    我們通過電視劇,最能直接的看到不管是皇帝還是妃子旁邊都會有太監或者是宮女來伺候他們。我們今天就說說太監。一般來說太監這個職業一般的人都不會去做,是比較另類的。有一些是被逼無奈,不過大部分是因為生活艱辛,進宮至少不愁吃喝,還有地方住。隻有服侍好了主子就可以了。不過做太監就要接受宮刑,不然是不可以進宮的。所以太監根本就不能稱作完全的男人。畢竟皇宮裡面的女人都是皇上的,是絕對不容侵犯的。他們在生理方面慢